《楞伽经》(一)41慧律法师

《楞伽经》(一)41

慧律法师主讲

[再者,水底与水面上的流速也并非毫无相关,两者也会互相影响的:水底的流速会带动水面的流速]也就是说第八意识会影现出前七识,叫做水底的流速,会带动水面的流速,换句话说第八意识的业力、种子、无明习气,会影现前七识的庄严或者是不庄严、善与恶,会带动这个。[——可][说水面的流速原是水底流速的一部分:]意思就是前七识本来就是第八意识的一部分。[这有如七转识]为什么叫做转呢?这个「转」就是见分、相分,能所不断,这个转动就是有这个意思。[原是阿赖耶识的一部分一样,两者不能绝然而分为二,但两者也不是同一个。有时水面流速也会牵动水底的流速,]就是我们的前七识——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、末那识,它就会牵动我们的第八意识阿赖耶识。诸位!阿赖耶识本体并没有任何的生灭,阿赖耶识是一种无明业力,变成一种名词,在这个唯识学里面讲,或者《大乘起信论》里面讲,叫做染净和合,叫做阿赖耶识,有染有净和合,阿赖耶识。[这就有如七识原是由阿赖耶受无明熏变而来,但七识也会反熏阿赖耶。]所以这个七识就是前七识。注意!第七识是指只有一个识,是指第七识,前七识是指七个识,这个名词要稍微注意一下。如果讲前七识,就是指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、末那识,如果讲第七意识,就是我、法二执最强烈的。在这里还有一个附带说明的,一般在唯识学讲,它把第七意识分开来讲的,特别地详细,在这个《楞伽经》里面,这个第七意识它是附带讲,也就是说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识,这前五识,接下来就是第六意识的分别,这分别同时再加上一层执著,就是第七意识,所以在《楞伽经》里面讲,讲:分别事识就是包括了前六识还有第七意识,所以,第七意识在《楞伽经》里面讲,都是附带在第六意识来谈的,这个稍微注意一下。为什么呢?因为第七意识对内执著第八意识的见分为自我,对外又攀缘了第六意识,前六识所落下来的一种影子、影像;对内执著第八意识的见分为自我,这是对内。对外执著前六识落下来的一些影子,所以称为第七意识。因此讲到前六识,就附带讲第七意识,这个《楞伽经》有某些角度与唯识学上谈的有比较简略。

[简言之,「相生」、「相住」、「相灭」是由于现前外在的六尘境风,]为什么称为「风」?就是因为这个六境,一般众生来讲,是很难没有起伏的心,很难,就像风吹动了海面上的海水起波浪,所以六尘境风,[激荡内心而造成;]那么[「流注生」、「流注住」、「流注灭」]这个微细的[则由无始来内在的无明业力造成。]这个你一定要背一下。相生、相住、相灭,针对根尘能所来讨论的;流注生、流注住、流注灭微细的生灭,针对微细的种子跟习气、无明业力来谈的。两个非一非异互相影响。[因此,凡夫即使能因修行而心不缘外境,制令六识不起现行,]这个就是二乘人所修的:放弃一切欲、五欲六尘,然后到寂静处,证得四果阿罗汉——我生已了,梵行已立,不受后有;但是大乘更究竟,要尽断微细的无始无明。[但由于无始无明业力未断的关系,其心识仍在不断的生灭。]注意!往后你只要看到心识,就记住两个重点:什么是「识」?就是强烈的分别心,还有强烈的执著心,这个就是关键。好,为什么一直在讨论这个「识」呢?正因为所有的众生都有强烈的分别心,还有强烈的执著心,所以生死难了。为什么修行讲来讲去都叫你放下、再放下、彻底放下,离相再离一切相,彻底离相,为什么?就是识心是生死的根本,是妄动的根本,所以你往后只要看到这个「识」,就是涵盖两种:就是强烈的分别心就是「识」;强烈的执著心就是「识」,正是生死的根本。[这也就是为什么凡夫的]外道的[非想非非想定仍在分段生死之中,而二乘的灭尽定]灭尽定叫做灭受想定,叫做灭尽定,又名九次第定。灭尽定也好,灭受想定也好,九次第定也好,讲的都同样一个名词,[也还][在变异生死之中的原因。]注意!什么叫做变异生死?变异本身并不是生死。分段生死才是真正的生死,改头换面:这辈子做人,下辈子做猪,再下辈子投胎成天人,改头换面,这个是分段生死。而变异生死只是在心境境界的转变而已。如果说你今天往生到极乐世界去,那么罪障最重的下品下生,经过十二大劫才花开。诸位!到极乐世界去也是一样的,也是类似一种变异,类似!为什么?当大菩萨在教化你的时候,你那个莲花本来进去了,莲花不是很光亮,那是因为在娑婆世界很懒惰,有时候常常打盹,变成一棵睡莲,没什么精神,提不起劲,那个莲花又小又没什么光明,诸佛菩萨就会在莲花说法,慢慢莲花就会越来越大、越来越大,它并不会变坏,它就是境界转变的时候,莲花就越来越亮,越来越光、越来越光,到最后就会花开见佛,因此变异生死用这个来比喻,就最恰当。二乘人他不究竟,问题是你只要讲到大乘的,他的内心就不舒服,而且有一点排斥。因为我也接触过很多修内观的,有的人是很有修养,这个也有。有的听到大乘的不舒服,他也不方便批评,就是远离,他认为大乘非佛说。为什么有变异生死?为什么二乘人不究竟?因为还有第八意识,《楞严经》讲的,还有微细的第八意识,微细的生灭没有断尽,因此师父才重复地讲说,大乘不但是佛说,而且是究竟说。150页。

[再者,《起信论》中说生灭有三细及六粗两种,三细等于流注,六粗等于][相]生、相住、相灭。流注后面补上:生灭。三细等于是流注生灭,六粗等于是相的生灭。《起信论》的三细六粗念一下。[《起信论》的三细是:一、无明业相,]无明怎么来的?因为一念不觉所以无明业相。[二、能见相,三、境界妄现相。]一、无明业相,就是一念不觉;二、能见相,也就是所谓的见分;三、境界妄现境界,妄动,这个是从无明变成妄见的能见以及妄现的境界,是属于微细,一般很去觉察。

[六粗是:一、智相(分别爱憎),]这里稍微注意,那个智不是智慧,就是分别心的意思。你不要看到一个智慧的智,咦!它怎么会是分别爱憎呢?在《起信论》这个「智相」是指分别心。什么是爱什么是恨?喜欢的境界就爱,不喜欢的境界就讨厌,摒斥排斥,所以强烈的爱恨的心,会毁掉一个修行人,所以一个真正的修行人,会跟欲望保持一个距离,尤其是男女互相一个尊重,不要太接近,接近会出状况,因此爱跟恨是修行人最大的障碍,那么扩大来解释,爱跟恨叫做对立,二元的对立法。所以六祖讲:不思善、不思恶,(正恁么时,那个是)是明上座本来的面目。所以当下就断了分别心。

[二、相续相(觉苦乐),]什么叫做相续相?相续相就是觉苦乐。诸位!这个觉是妄觉,虚妄的觉悟到有苦有乐,相续就是妄念不断。

[三、执取相(任持苦乐),]对这个苦乐相特别地执著,叫做任持苦乐。因此过着很辛苦的日子。

[四、计名字相(分别假名言),]因为每一种相又安排了一个名词,那么分别了这个名词,然后停留在脑筋里面,一直在执著,所以计名字相这个「计」也有强烈分别执著的意思。

[五、起业相(造业),]诸位!内心里面有爱跟恨,觉悟到种种的苦乐,而且觉悟到认为实实在在有苦跟乐,因此就分别外境:什么是好、什么是坏,什么是可以执著、什么是要排斥的,攻击它、伤害它的……咦!就开始造业了。第五叫做起业相,就开始造业了。造业不离身口意,不离身口意,造了业以后就解不开了。

[六、业系苦相(受报)。]你就一定要受果报。所以菩萨畏因、众生畏果,众生一定要在受苦的时候,他才会回光返照。回光返照说:嗯!我以前做得不好,我要冷静,从现在起我要做一些好事,慢慢地去转变,这还算是有一点善根。有的人完全不能观照,苦不知道怎么来的,不知道说苦是自己执著出来的,苦是自己分别出来的。如果你了解万法唯心所造,那么你动这个念,就变成苦乐的开始,所以你要发菩提心,你的快乐就跟着来,菩提心就是觉悟的心。你要发听经闻法的心,这个解脱的日子就不远了,因为你发了菩提心。你如果发了善心,造桥铺路济贫扶弱等等,那你的福报慢慢就会来,如果你发了那个伤害别人的心,那么你的苦就一定会跟在后面。所以从因果的角度来讲,有一句话说:天欺人欺,因果不欺,也就是天会欺负你,人也会欺负你,你碰到了坏人,他会欺负你;但是这个因果它不会欺负你,它会帮你调整回来的。我以前出家以来,也是一样,看过很多这个,深信因果。因为有的人认同师父,随喜非常地赞叹;有的人劝不来,他对师父有些意见看法,甚至恶言相向等等,我们也好意地相劝,说:我们有相应法你就来,不相应的话不批评。可是他不愿意,一直去背后伤害,怎么样。后来我们看到了他的果报,我人还没往生前,就看到这一些果报。伤害三宝的那个果报,很快就到,我们留的眼睛,可以看得很清楚,所以我深信因果,因此这一辈子我从来不跟人家计较什么,你要赢就让你赢,你要我吃亏也没关系,我认为吃亏有时候变成修一点福德,再坏的人总是有佛的种子,等等因缘,救不了就是你的业力。救得了那么我们有一个好的开始。因此我这一辈子也过得非常地解脱跟自在,所以这个业系苦,简单讲就是怪了不了别人,有时候是宿世引导来的,有时候是我们这一辈子自己错觉、执著分别而来的。简单讲,学佛你一定不要怨天不要尤人,还要接受一切的业报,认了就是你的,你不认命你又能如何呢?某些东西你一定要接受,这个没办法转变的业力,认了就是你的,那么你一定要趋吉要避凶,我们现在是一个学佛的人,要用智慧。

[有人说三细之流注生灭比较微细,只在阿赖耶];[六粗之相生灭比较明显,随境有无,只在][七识。]诸位!这是《大乘起信论》讲的。[若依]《楞伽经》[本经看来,这是不正确的,因为经文明明说诸识都有流注与相二种生住灭。]诸位!《大乘起信论》所针对的根器呢,跟圆顿教的「楞伽」是不一样的,所以讲的名相有一点相同,可是里面也有一些差异。在《楞伽经》里面讲,明明说诸识都有,流注与相两种生住灭,两种。[这就是为什么注者在前面比喻说:水面的流速也是水底流速的一部分,][且两者会互相影响,两者非一非异的原因。]

接下来。因为每一识都有转相、业相、真相的性质。

[经文]

【大慧,诸识有三种相,谓转相、业相、真相。】

这个没有唯识基础的人,听起来就挺吃力。

大慧!佛就对大慧菩萨说:诸识就是八识: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、末那识、阿赖耶识。各有三种相,诸位你看到这个「相」,千万不要认为那是一种境界,不是的,在这里,相是一种名词,相就是相状与性质,眼睛有眼识,有眼识的相状和性质;耳识有耳识的相状与性质;……意识——第六意识有第六意识的相状与性质;末那识——第七意识,有第七意识相状与性质;这个相是指这个第八意识有第八意识的相状与性质,谓转相。一般指的是见分,意思就是八识都会有转动之相,就是辗转变化的相状与性质,简单讲就是刹那生、刹那灭,意识就是分别执著,一直在变化,要不然唯识学讲什么叫做三能变?第一能变由真如转成第八意识,第二能变由第八意识再加了一层执著,变成第七意识,第三能变由第七意识再转变成前六识,叫做三能变,识者,变也,也就是看到识,就是强大的执著,强大的分别,同时它会变。换句话说,整个全世界七十亿的人口,没有一个人的心他是定下来的,只要他不学佛。因为识心分别刹那生、刹那灭,刹那生、刹那灭……不是执著外境刹那生、刹那灭,分别执著,要不然就是落入这个种子跟影像跟习气,刹那生、刹那灭……所以,第八意识在里面转动,前七识在外面缘着外境转动,转动以后落下来这个种子,种子在第八意识里面转动,就是这样子,所以我们如果把这两手放在这里,指的就是第八意识,第八意识就像仓库,然后自己里面也会转动,那么第八意识变化出来的前七识,它就随外境转动,外境转动落下的种子,第八意识,第八意识本身也会在里面转动,用这个手语就容易了解,第八意识落下来和种子,在里面自我转动,会有一种变化,识就是一直变化、一直变化。所以,昨天的第八意识跟今天的第八意识不一样,这个时候我们叫做不坏,后面会讲到不坏。那么影现出来的前七识呢?现在第八意识影现出来的前七识,变化出来的前七识,这个叫做不坏。前七识落下来的种子呢?到第八意识。前七意识叫做坏,第八意识叫做不坏。第八意识对昨天的第八意识来讲,昨天的第八意识叫做坏,我们今天叫做不坏。那么前七识,现在的第八意识叫做不坏,影现出来的前七识叫做不坏,可是前七识对昨天的前七识,或者前一秒钟的前七识,前一秒的前七识叫做坏,现在的前七识叫做不坏。那么前七识落下来的种子,前七识坏,第八意识叫做不坏。下一秒钟……所以就是这样子不坏,不坏转变以后,坏了落入我们的种子,第八意识跟昨天来比较,昨天坏,现在不坏,跟明天来比较,明天不坏,今天坏,它就一直在转变,后面会讲到,先给你一个概念。

大慧!诸识各有三种相状,谓转相,也就是诸识,八个识时时刻刻,都在辗转变化的相状和这个性质,是则辗转变化有种种的相状与性质,这个转相,你不要看到那个相,就认为那是境,这完全跟境没有关系,这里的相是指内在深处的识心。

业相,在前面补两个字,叫做:无明业相。在旁边写一个:阿赖耶识,也就是无明动,就造种种的业用的相状与性质,这个就是阿赖耶,我们称为染净和合识,无明业相就是阿赖耶识,阿赖耶识叫做含藏识——含有善的种子还有恶的种子(无记的种子)。带着善恶的种子,还有无记的种子,看哪一个种子成熟先受业报,先去受业报,所以无明业相就是阿赖耶识。无明妄动就造作恶业,有种种的留下来的种子跟习气,第八意识有第八意识的相状与性质,我们称为业相。

真相,补上两个字叫做:真如之相——也就是诸识之真,叫做真相。真如是不变动,不起灭的相状与性质。

所以整句的意思就是,每一识都有转相、业相、真相的性质。所以大慧,诸识补上一个字:各。诸识的底下补上一个字,就是:「各」有——每一个都有。各有三种,相就是相状与性质,性质。谓转相、业相、真相。转相是诸识皆有辗转、变化的相状与性质,你看到这个转很容易理解的。业相就是无明业相,无明业相就是阿赖耶识,意思就是说,无明有动作,种种的业用,它的相状与性质,真相就是真如之相,诸识之真,真如无变异无变动,不起灭的一种相状与性质。诸位!如果我们用这个拳头来比喻的话,你可能会比较容易理解。譬如说这个拳头不动的时候,它就是真如之相,它从来没有增跟减。好,那么(由拳头伸出食、中二指)这个叫做无明业相,虽显现见分跟相分,可是它不作用,由妄动所产生的隐隐约约存在,看起来是业相,可是能所还没有强烈的作用,如果说这个(食指)是能缘,这个(中指)是所缘,能缘的见分,所缘的相分,那么就变成(由拳头伸出食、中二指)这样子。什么叫做业相?叫无相业相。什么叫做转相呢?就是(师父伸出的食、中二指不停地在动)这样一直转一直转,无明业相。真相,同一个拳头。真相就是同一个拳头,真如之相,没有起没有灭,没有增没有减,永恒的存在,妄动无明,所以妄动还不是很明显,还没有很明显,能所还不是很明显,有妄动。无明业相,虽有,看起来有见分跟相分,这个是见分,这个是相分,看起来无明业相有一点点,可是还没有。转相就很厉害了,转相,一直能所不断的转相。所以说,(拳头)这真如之相;(由拳头伸出食、中二指)业相,业相看起来如如不动,可是已经化现作无明了;然后(师父伸出的食、中二指不停地在动)就转相,转相,能所不断的转相,能所不断,不管是能所不断的转相(师父伸出的食、中二指不停地在动),是同一个拳头;(由拳头伸出食、中二指)无明业相也是这个拳头;也是(拳头)真如之相。真如之相(拳头)、业相(由拳头伸出食、中二指)、转相(师父伸出的食、中二指不停地在动),其实都是同一个拳头。知道吗?这样听得懂吗?这样子慢慢慢慢地比喻,你就有一点概念了,有一点概念了。

好!我再讲一遍。因为你们程度非常好,我再讲一遍。让你们彻底地搞通搞懂。

大慧!诸识——八个识,各有相状还有性质,眼识有眼识的相状与性质,耳识有耳识的相状与性质,……第六意识有第六意识的相状与性质,第七意识有第七意识的相状与性质,第八意识有第八意识的相状与性质。我们把它用概括的叫做转相、业相、真相。真相就是真如之相,业相就是所谓的第八意识,所以谓转相诸识皆有辗转变化的相状与性质,意思就是诸识之妄。那么无明业相就是阿赖耶识,含藏一切的种子和习气。真如之相从来没有增没有减,没有起没有灭,它有这样的相状与性质,简单讲,后面补四个字,真如之相者补四个字:诸识之真——诸识的真实相。诸识虽有妄动、体性本空,其实就是真如之相。哦!那我们就知道说:奇哉!奇哉!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,都是因为妄想颠倒执著而不能证得。哦!原来众生用的识——识心分别,强烈的执著跟分别;佛菩萨用的是真如,众生用的是识心,这个就是关键了。所以你能够了悟这个识心跟真如关系,是不一不异,用功了妄即真,了妄识本空就是真如的实相。

好,在座诸位,比喻看这里。看这里的比喻,我的手,这个比喻非常重要。要不然你看那个注解你看不懂的。

这只(伸出左)手(不动)叫做真如,这只(伸出左)手(不动)就是真如。我们一妄动呢?我们一妄动(伸出的左手在动),妄动、妄动,真如就卡在一种观念:我怎么样、怎么样,我要怎么样怎么样子,我执跟法执就从来没有断。诸位!真如之相是(伸出左手不动)这样,(伸出右手按住左手上)妄,它就卡住,多了一层识心分别,知道吗?而这个识心分别,是妄动所起的,所以我们变成本性没有在用,用这个妄识(右手)在分别,妄识就是我执跟法执强烈的妄识。接下来就是前六识了。真如妄动成第八意识,这第八意识,再来演变成第七意识,再来前六识,起来就越粗了。真如妄动变成第八意识,第八意识再强化,就变成第七意识——强烈的执著分别,接下来就是对境的前六识,所以初能变、二能变、有三能变,由细变粗、由净转染。当然这个是解释,生命的缘由,为何有众生的来源。只能这样解释。

那么接下来。每一识都有转相、业相、真相的性质。

[注释]

[「转相、业相、真相:」「转相」为诸识受熏而转变之相;「业相」,就是阿赖耶的无明业相;「真相」,就是如来藏真如之相。这是由果至因,因粗至细说。善知识请注意,佛在这里所说的三相,与《起信论》所说的三细之相,虽然名称很相近,但实不同,不可混为一谈。《起信论》的三细(无明业相、能见相、境界相,亦称:业相、转相、现相)][是指阿赖耶识如何由最初一念无明心动所熏而成八识之过程,亦即,这三细完全是指阿赖耶,并没有包括真如在内,真如之理,只是隐含在其中,因此比较偏重][赖耶如何成染方面,以便令行者知而离染;这是因为《起信论》是为信位菩萨说的]当然就[(包括信位中人、]初信到九信、[十信满心者,以及未入初信的初发意菩萨),]初发意就是初发心菩萨。[因此对象与《楞伽经》的根熟地上菩萨]地上就是十地。什么叫做十地?用真如心修行的那个圣人,就是地上菩萨,用真如心修行的叫做十地菩萨。初地即见真如,用真如心修行,叫做根熟的地上菩萨。[当然不同,故目标也就不同,]因此,《楞伽经》比一般经典难解,正是因为它是圆顿大教,都回归到当下。[因此须偏重去染、离染方面。]去这个染,离开这个染的方面。[而《楞伽经》的对象是根熟的大菩萨,皆已久远修习,已离粗重之垢染,]所以要听《楞伽经》,还得要有一点点基础,没有基础听起来,因为他已经离了粗重的垢染,[因此不用再偏重离染方面的发挥;相反的,这时须由妄返真,因此《楞伽》一经比较注重归真方面,]也就是阐发真如,叫做归真,叫做发挥真如,发挥圆顿的,每一个人的圆满,顿悟到真如之相,它比较偏重这个,因此,《楞伽经》也就是初祖达摩大师,来到中国传法的一本经典,就是传这个《楞伽经》,那么后来五祖就变成很少传这个《楞伽经》了,就变成传这个《金刚经》,到后来禅宗就变成传这个《金刚经》。因为这个《楞伽经》后来在中国也消失了一阵子,也不兴盛。因此《楞伽》一经比较注重归真方面,[故佛在此所举的诸识中的三相,便有一项是真如之相,用意在此,行者不可不详。]如果有心修行人,不可不详细分别跟别的经典是不一样的。[下面将再对这三相,分别加以解说一下,但][为了程序上的方便,姑且把次序倒过来,先讲真相:]就是真如之相。就是每一个人都有佛性,都有真如之相。所以先把次第倒过来,先讲真相。

[「真相:」即是真如无变、]诸位!这个不变,不是失去作用那种不变,这里的不变就是没有增减的意思。因为只能用语言文字去形容,也只能这样子。无变或者是[无动、]何期自性本不动摇,也就是不受境界、外境的影响,[无起、]无起当然就无灭了。无灭,所以这个无起呢,但是呢?可以真如般若而起,真如的般若智慧可以起。这个无灭呢?就是摩诃般若不灭,无起、[无灭之相。这个真如之相,也就是一切法的真相。]诸位!一切法的真相,是什么叫做真相?叫做毕竟空相,所以会学佛的一句话就开悟:色即是空;凡所有相皆是虚妄;当体就是空,就是真相。大悟的人看一切相都是真相,因为他的心都是真心。迷惑的众生看的,都是一些缘起的假相,迷惑颠倒,所以怎么看怎么执,怎么看怎么好像有东西可以执著,看钱迷于钱,看名迷于名,看了男女迷于男女,看到百货公司迷了百货公司,看到名牌迷了名牌,他总是有一种东西可以让他执著。可是大悟的人,就不是这样子。菩萨清凉月,常游毕竟空,众生心水净,菩提影现中。他就没有东西可执著,所以什么是生命的真相?诸法空相就是生命的真相,没有一法不空,所以没有一法不空,有一法不空,那么就是没有扫荡干净。所以不但凡夫不能著,连圣也不可立,不著凡不立圣是真如之相,连圣人也不可立。这里真如之相,法犹不净,立一法就不对,著一法就不对,所以也就是一切法的真相,会修行的人一句话就搞定。色即是空,万法都平等,平等心就是诸佛心,那么你所过的日子啊,你看内心里面那种离相,那种清凉,这个你要多少金钱,你能够买到这种心境啊,所以全世界最富有的人,就是大彻大悟、见性的人。为什么他最富有呢?因为他不缺,他的圆满清净自性,不缺少任何东西。全世界最富有的人是谁呢?不是贾伯斯(即苹果公司前总裁乔布斯),也不是说美国的比尔·盖茨,不是!全世界最富有的人,就是明本心见本性的圣人。为什么他最富有呢?因为他福慧具足完全不缺。诸位!你想想看,一个人过着完全不缺,这个日子是怎么过?用你听得懂的名词叫做:人到无求品自高,无欲则刚。大悟的人求什么呢?你摆一百亿,在开悟见性的人面前,他知道诸法毕竟空,他知道啊。有缘,如果说悟道的人身上有钱,他就随缘用;没有钱,他就安住真如,也没有什么增减。所以记着!一百亿在圣人来讲,他的心没有增减,没有增减的,这个穷到一块钱都没有,大悟的圣人也没有增减啊,你说这个日子是什么日子?当然是清凉地菩萨摩诃萨的心境了。所以我们常常会唱,但是就是不能够体会。所以听经闻法这可不是像拜水陆,他举腔,你就跟着唱,这个可不是的喔,没有那么简单的喔,这个你要用真心去领悟的,听经闻法可不是梵呗的学习,这个没那么简单的,这要用心的。

所以,《起信论》这么说,[故《起信论》云:「心真如者,即是一法界大总相]一切[法门体。」]大总相法门体,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,心的真如之相是什么呢?也就是一法界,诸位!无尽的宇宙一起讨论,叫做一法界,叫做一真法界,叫做无尽的法界,回归到绝对叫做一真的法界。所有的法界一起讨论叫做一真法界大总相,大总相就是不是个别讨论,不是别相,总相是对别相讲的,大总相一切法门,诸位!补上几个字这个可重要,法门底下补上:之真如本体。它无量劫来,在圣不增,在凡不减,佛出世也不增,佛不出世也不减。诸位!心真如者,问题就是你有没有去体悟,不管佛出世跟不出世,我们都有一颗真如的心,跟佛出世不出世没有关系,只是因为我们有佛出世,来启动我们的真如心,作为我们的增上缘,这个比较快。因为佛是示现的大圣人,如果靠凡夫自己来悟,那可就久远了,所以心的真如相是什么呢?它是一真法界的大总相,也就是一切法门的真如本体。什么叫做真如本体?就是毕竟空的本性,所以在物质的角度来讲,叫做法性,在有情的角度来讲叫做觉性,在植物跟矿物来讲叫做空性,在无情物来讲叫做法性,在有情的角度来讲叫做佛性,在动物跟植物的角度来讲叫做空性。无论是佛性,无论是法性,无论是空性,是毕竟平等的,所以佛证得法界并没有增减,佛界并没有增减,众生界也没有增减,所以常常很多的众生误会,我们的众生越来越多了,怎么样?那么这个地球你看!你是说人一直增加来,有的地方就一定会减少,其实他不了解空相的道理。既而凡所有相皆是虚妄,五蕴本来就空,人其实没有增跟减的,人来到这个世间,其实全身都是灰尘所构成的,就是地水火风的颗粒微尘所构成的,其实这个色身是属于大地的,大地并没有增减,因为它是空性的东西,所以佛陀照见了四大本空,五蕴无我,因此说人有增跟减,那是一种妄动,整个宇宙这个法界,佛性众生界没有增减的,所以在这个贤首的《五教仪》讲:舍利弗,法界者毕竟空,佛界者毕竟空,众生界者毕竟空,是故舍利弗,佛界者即是法界,法界者即是众生界,众生界就是佛界。是故舍利弗,法界不增不减,众生界不增不减,佛界不增不减,是佛之知见。一切众生应当如是来体悟。这在《贤首五教仪》里面,就讲得非常清楚,意思就是法界、众生界、佛界,并没有增减。诸位!有增有减是妄动,我们来到这个世间用识,它就有增跟有减,用性它就没有增跟减,所以用识就是惩罚、执著、分别、痛苦、煎熬、烦恼,用性就是解脱、清凉、般若、无相、空性,那现在就要看你用什么心来过这个日子,所以圣人看,生活跟凡夫一模一样,它没有差别,圣人跟凡夫一样统统在生活,可是那个心境是迥然不同的,是完全不一样的。什么是圣人的境界呢?是深不可测,因为它不可思不可议,佛的境界是不可思不可议深不可测的。

[即是此义。这真如之相又是怎样呢?《起信论》上又说:「是故一切法,从本以来,离言说相,离名字相,离心缘相,]为什么离心缘相呢?离开妄心,因为心缘就是能缘,相为心所缘,离心缘相,这个能缘的心缘外境,当然就是有心缘相了。离心缘相就是离开能所了,[毕竟平等,]所以,什么是佛法?毕竟空就是佛法,平等心就是佛法。诸位!用一颗无相的平等心,你可以享受一生一世,任何一个时间跟空间,没有任何的罣碍,因为诸法毕竟空,空就是无相,无相就进入清凉。我们为什么活得这么痛苦?就是有相,有相一定是能所,就有妄想。所以为什么要学佛?就是提高内心里面那种般若智慧,清凉的智慧,这个佛法可不得了,可以让你用生命去投注的。所以,师父大一就听到了佛法,我就知道佛法是可以用生命全力去投注的,因为它能让我们彻底地解脱,任何一法都不可能,所以这个毕竟平等,[无有变异,不可破坏,]不可破坏的意思就是,烦恼可以破坏,真如不可破坏,烦恼断尽,烦恼是可以破坏的,因为烦恼空无自性,可是真如离尘有自体性,[唯是一心,故名真如。以一切言说,假名无实,]所以六祖讲:万法无有真,离假一切真。以一切言说,假名无实,[但随妄念,不可得故。」]因此世间编造了种种语言,语言让我们方便,编造了像中国的象形、指事、会意、形声、转注、假借,这个文字也是让我们方便,所以因此要了解,古圣贤所留下来的文化很伟大,我们非常地尊重跟赞叹,借重了语言跟文字的记录,使我们今天可以听经闻法,但是不可在语言文字里面著相,不可著语言相,不可著文字相,应当依义不依语,所以佛在经典里面「四依止」:依义不依语,依智不依识,你看!佛讲得多清楚,依本性的般若智不可依识,依智不依识,依义不依语。你看,佛真的是个大觉者,没话说的。

      [伟哉斯言!又说:「言真如者,亦无有相,]有相便有能所,心境和合,是不是?[谓言说之极,因言遣言,]因为语言而遣除那个对语言上的执著,[此真如体,无有可遣,以一切法悉皆真故。」又说:「亦无可立,]为什么?毕竟空,绝对的空,就是无可立,[以一切法皆同如故;当知一切法不可说、不可念,故名真如。」]诸位!当知一切法不可说,因为它无相,不可念,因为它是真如念、般若念,不是妄念。这不可念,就是不可以妄念而了知,就是这个意思,就是你没有办法去猜测它到底是什么,去想像它到底是什么,叫做不可念。这个「念」有包括想像、推论、臆测、思惟,叫做不可念,真如不可思惟,因为它不可思议,真如不可念,因为妄念遥不可及,永远触摸不到真如。

 

 

南无阿弥陀佛
微信打赏 支付宝扫码打赏

如果资源对您有帮助,欢迎移至上方按钮打赏--闻思修,阿弥陀佛!

关于我们